标王 热搜: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资讯 » 创业指南 » 正文

妻子因婚外恋雇凶杀夫 首次杀夫未果第二次成功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9-04-08  来源:2zTr2u  浏览次数:35
核心提示:妻子因婚外恋雇凶杀夫 首次杀夫未果第二次成功 刘飞抓起一块石头狠狠地朝王会祥的头上砸去,王会祥当时就躺地上不动了,刘飞顺势


妻子因婚外恋雇凶杀夫 首次杀夫未果第二次成功
妻子因婚外恋雇凶杀夫 首次杀夫未果第二次成功

刘飞抓起一块石头狠狠地朝王会祥的头上砸去,王会祥当时就躺地上不动了,刘飞顺势将他推下路旁数丈深的山崖……

王会祥恐怕至死都不会想到,想要他命的,竟然是发妻白滇凤。一段畸形的婚外恋,催生出一场雇凶杀夫的人间悲剧。

2016年9月21日,河南省许昌市中级法院以故意杀人罪一审分别判处刘飞死刑,刘步权、白滇凤死刑,缓刑二年执行。

“婚外情”中寻找慰藉

在河南省禹州市一个小村子,王会祥疼老婆是出了名的。王会祥个子不高,为人老实,再加上家庭条件不好,当年一直

没娶上媳妇。当媒人把白滇凤介绍给王会祥时,尽管知道她的一只手有残疾,不能干重活,王会祥还是一口答应了。结婚多年,虽然生活艰苦,但儿女双全,王会祥很满足。

然而,贫困夫妻百事哀。夫妻俩一直守着几亩薄地度日,家中生活捉襟见肘。看着村里这家添置新家具,那家盖新房,争强好胜的白滇凤越来越觉得抬不起头来,一边嫌弃王会祥木讷老实,一边时不时地催着丈夫做些小本生意,或者出去打工挣钱。

王会祥最终决定出去闯闯,碰碰运气。他到工地干活,到煤窑里挖煤,甚至跟着人去盗墓……没有文化,不懂技术,再加上不会变通,王会祥力气活没少干,却都干不长,收入也少得可怜。

白滇凤对此很不满意,王会祥刚开始还作一些解释,后来干脆闭口不言。面对“不争气”的丈夫,白滇凤时时感慨自己婚姻的不幸,觉得自己嫁给王会祥着实委屈。

偶然的一次机缘,改变了白滇凤的人生。那是2005年,王会祥的堂哥王会岭家要盖房子,白滇凤前去帮忙,认识了承包建房的包工头刘步权。时年三十多岁的刘步权是邻村人,精明能干,是闻名十里八乡的“能人”。接触中,刘步权发现,白滇凤虽然手有残疾,但性格泼辣豪爽,而且因为不常从事重体力劳动,在同龄妇女中,显得格外青春靓丽。这些让常年在外,缺少家庭温暖的刘步权起了邪念。

工程结束后,有一天两人在街上再次偶遇。对白滇凤有着明显好感的刘步权觉得这就是缘分,主动要了白滇凤的电话号码,并常常打电话给她。对刘步权的关心和体贴,白滇凤又惊又喜。不知不觉,她感情的天平逐渐偏向了刘步权。

为了有更多机会接触,也防止村里人说三道四,刘步权主动提出让小女儿认白滇凤干妈,两家成了干亲戚,互相走动顺理成章。刘步权对白滇凤不仅经常嘘寒问暖,还时不时给她送件衣服,买个首饰。白滇凤觉得这才是自己想要的爱人,这种生活才是自己渴盼的生活。为了和刘步权长相厮守,白滇凤以打工挣钱为名,撇下年幼的孩子,不顾王会祥的劝阻,跟着刘步权的建筑队东奔西走。随着关系的亲近,两人最终突破了道德防线。

奸情败露起杀心

俗话说,纸包不住火。很快,刘步权和白滇凤之间的婚外情便传成了公开的秘密。王会祥虽然经常在外,也还是听到了不少风言风语。

“我绝不相信你会像外边传的那样,可我也挡不住别人的嘴。你别再跟着刘步权出去了,想想咱俩孩子吧!”

白滇凤对丈夫的规劝置若罔闻,二人之间的争执逐渐成了家常便饭。在又一次规劝无果后,愤怒至极的王会祥用脚踹了白滇凤。就是这一次,激起白滇凤一个恶毒的想法:杀夫。

“我受不了了,要不你找人把他弄死吧。”2013年10月的一天,再次和王会祥争吵过的白滇凤找到刘步权,试探地说。

“好啊!”刘步权随口答应,并在白滇凤的催促下物色人选。之后一段时间,因为王会祥在新密市一家煤矿打工,很少回家,白滇凤“杀夫”的事儿被搁置了起来。

直到快过春节了,农历腊月三十晚上,在家过年的刘步权抵不住对白滇凤的思念,给她发了一条极为暧昧的短信,不想被王会祥无意中发现。愤怒的王会祥当即用白滇凤的手机给刘步权打回去,责骂他做人不厚道。

心虚的刘步权没敢吱声,悄悄挂断了电话。他的举动无疑进一步证实了和白滇凤之间的关系。王会祥转身质问白滇凤,白滇凤承认和刘步权有私情,且有八九年之久。

王会祥气得浑身发抖:“你个不要脸的女人!”他把手机狠狠地摔到地上,抽出皮带劈头盖脸地抽向白滇凤。打累了,气也消了一半,王会祥径自去睡了。挨了打的白滇凤却辗转反侧,夜里12点多,她终于忍不住,偷偷用儿子的手机给刘步权诉说委屈。

大年初一,处处是喜庆的节日气氛,王会祥却陷入了深深的苦恼之中。思来想去,他决定找刘步权讨个说法。

当天傍晚时分,王会祥来到刘步权家,见只有刘妻在,他没有说什么。晚上11点多钟,他再次来到刘家叫门,自知理亏的刘步权没敢应声。王会祥在门外破口大骂,并要“砍”了他。见刘步权一直不肯露面,愤怒的王会祥砸了刘家房屋东边的窗户玻璃后离开。

事情并未结束。当天夜里天快亮时,刘步权接到白滇凤用儿子手机打来的电话,称王会祥拿着刀去他们家了。刘步权怕出人命,赶紧报了警。经民警做工作,王会祥同意,只要刘步权以后不再跟白滇凤联系,这事就到此为止了。

然而,事情并没像王会祥希望的那样,刘白二人背地里依然常常电话联系、约会。

“我现在是一天都不想和他过了。要么把他弄死,要么我自杀。”白滇凤对刘步权说。

“咱俩出去就不回来了吧!”刘步权提议。

“我不会出去的,倒不如找个人在王会祥上班的路上把他撞死,制造一起交通事故,他入了保险,保险公司也会赔点钱。”白滇凤说。

第一次杀人未果

刘步权物色到的凶手叫刘飞,和他同村,是个出了名的“赖皮孩儿”,初中没毕业就走上社会,平日里游手好闲,好吃懒做,虽已娶妻生子,仍常干偷鸡摸狗勾当。2000年,刘飞因犯盗窃罪被判处拘役三个月,2012年6月又因犯敲诈勒索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。

“这事儿可不是小事,最少得拿十几万块钱,钱少了没人愿意干!”2013年10月,刘步权第一次找到刘飞“说事儿”,刘飞面露难色。

“事儿办成了,钱肯定不会少的。”刘步权一口承诺。

“事儿”是说下了,可随后白滇凤一直没再提起,刘步权也只当什么也没发生,刘飞更没当回事儿。

“年前给你说的那个事儿,你准备什么时候动手?”2014年春节过后不久,刘飞突然接二连三地接到刘步权催促动手的电话。“我听白滇凤说王会祥买有保险,意外伤害或死亡都有赔偿。撞死他,然后伪造个车祸什么的,咋样?”

“你最少得拿10万块钱。找人得花钱吧,得先准备车辆、工具,还得先踩点,这些都需要钱。另外,办这事儿得先给定钱,至少得先付一半定金。”刘飞说。

经过双方讨价还价,最终刘步权先后三次交付刘飞“定钱”4万元。刘步权把这一结果告诉白滇凤,白滇凤表示满意。

拿到钱,刘飞想办法弄到了一辆破旧的面包车。2014年3月15日,刘飞接到刘步权的电话。据白滇凤提供的消息,王会祥当天要从打工的煤窑里回家休息。“晚上七八点的时候,白滇凤会让王会祥骑摩托车去镇上买治胃疼的药,你在他家门口的路上等着,找准机会干掉他。”电话里,刘步权把方案说得滴水不漏。

当晚,在等了十几分钟后,王会祥果然骑了辆摩托车出来。刘飞悄无声息地驾车跟在后边。经过胶庄大坝上时,刘飞猛地从后面向摩托车撞去。摩托车在重力的撞击下狠狠地摔在地上。刘飞开出一小段距离后,从倒车镜看到,王会祥直挺挺地站在路边……怕引起怀疑,刘飞迅速驾车离开现场。

为了从刘步权那里拿到更多的“劳务费”,刘飞决定把“买车、找人办事儿”的谎话编圆。在行至房山镇程沟的斜坡时,刘飞在坡上停了车。下车后,他推了一把,让车自己顺着坡滑到下面的深沟里。

“人是撞了,可我找的人因为路不熟,把车开到沟里,还受了伤,得有钱看病,你是不是得再拿点钱啊!”刘飞打电话给刘步权。

“你办那是啥事儿!”刘步权没好气地说,“费那么大的劲儿,只是让他的脚崴了一下,你们还有脸要钱。现在可好,他还报了警,交警队都出现场了!”

为杀人机关算尽

“车祸”事件后,白滇凤很冷静,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,不明就里的王会祥也认为事故纯属意外。生活依然继续,王会祥在煤窑打工,白滇凤跟着刘步权在工地干活。

2014年4月的一天,白滇凤和刘步权在工地上因琐事吵了几句,晚上白滇凤回家后,刘步权打来电话道歉。二人的电话刚巧被调休回家的王会祥听到,王夺走了白滇凤的电话,并打了她。

第二天,刘步权看到了白滇凤瘀青的胳膊。“你找的人啥时候动手?我真的受不了了!”看到情人关切的目光,白滇凤委屈地放声痛哭。

“我不管你咋弄,赶快把王会祥给弄死!要不你把钱还给我,我另外请人干。”刘步权向刘飞下了最后通牒。

“这次我亲自做,你放心吧!”刘飞拍着胸口保证。已经花光了定钱的刘飞退不回钱,只好硬着头皮走下去。

从刘步权那里得知,王会祥以前盗过墓,认识一些盗墓的人,刘飞便想通过这个借口把他骗出来,找机会干掉他。刘飞找到王会祥,告诉他有个老板要找一些人盗墓,不管盗得东西与否,一晚上都有500块钱的酬劳。面对一个突然找来的陌生人,处事谨慎的王会祥并未相信。

刘飞决定“拉长线钓大鱼”。他先是常打电话给王会祥咨询一些关于盗墓的技巧,之后又主动请王会祥吃了两次饭,甚至还去王会祥家找过他几次。王会祥的戒备心慢慢放松下来。

“想弄点东西,你就得舍得投资,像洛阳铲什么的,那是盗墓的基本设备。”有甜头可尝,且没有任何风险,王会祥极力撺掇刘飞完善装备,“另外,现在好多人都使探测仪了,贵是贵了点,确实好用。”

为了得到王会祥的进一步信任,刘飞给了王会祥1000块钱,请他为自己买来洛阳铲。刘飞把事情的进展汇报给了刘步权,刘步权则一一转述给了白滇凤。见时机差不多成熟了,三人商定近期就动手。

7月31日,王会祥歇班回家,白滇凤赶紧让刘步权通知刘飞,由刘飞约出王会祥。这边白滇凤故意找王会祥吵架,王会祥一气之下到门外“透气儿”。正在这时,听到刘飞在门外喊“祥哥”,王会祥立刻会意,回家拿了把铲子便匆匆出去了。

摩托车载着两人顺着公路行驶,刘飞告诉王会祥,自己曾经在汝州大峪境内收过树,山上就有古墓。在刘飞说的地方,因为附近有人“照蝎子”(拿着手电筒寻找蝎子),刘飞提议等人走后再动手找墓。

他们将车停在公路边,坐在水泥墩上聊天儿。随后,刘飞以查看“照蝎子”的人是否离开为由,用刘步权专门为他准备的电话卡进行请示,称“人已到位,是否动手”。刘步权又打电话给白滇凤,得到白的肯定答复。

回到王会祥身边,刘飞继续和他聊天,并把话题转到“恁媳妇找人弄死你哩”。且边说边往王会祥身边靠。

王会祥意识到了危险,本能地推了刘飞一下,转身想跑。刘飞手更快,从地上抓起一块石头狠狠地朝王会祥的头上砸去,王会祥当时就躺地上不动了,刘飞顺势将王会祥的身体推下路旁数丈深的山崖……

命案告破

白滇凤明知丈夫被杀了,不闻不问,居然忙着装修房子,购置家具。8月5日,在王会祥失踪4天之后,他的哥哥王会定向派出所报案。

11月5日,经禹州市公安局刑警大队调查,通过技术手段确定刘步权、刘飞及王会祥的妻子白滇凤有重大作案嫌疑。

11月27日,犯罪嫌疑人刘飞在街上被抓获,刘步权、白滇凤也先后被抓。三人均对预谋杀人的事实供认不讳。其后,刘飞带领侦查人员到杀人现场找到了被害人尸骸,一起三人预谋实施杀人的命案,终于大白于天下。(闵丽娜 胡永伟)

更多信息请访问: 杏彩游戏 http://weilaiusa.com/ ,编wdbqmy发布 了解详情。

2zTr2u
 
关键词: 杏彩游戏
 
[ 资讯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违规举报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Powered by DESTOON